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环保项目

垃圾是要管理还是要处理已经成为政府的难题

发布时间:2019-04-26 19:18:23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阅读:0

垃圾是要管理还是要处理已经成为政府的难题

广州市政府就城市生活垃圾处理问题,召开专家咨询会。32位专家经过两天的认真讨论,形成了共识性的意见,并提交给市政府作为决策参考。这份专家意见书的最大看点,就是区分了“垃圾管理”与“垃圾处理”两个层次。本来是讨论“垃圾处理”的会议,为什么又另外多加了一个“垃圾管理”概念呢?我的理解是,专家们试图寻找或者创造新的表达方式,以便能够最大限度地包容“主烧”与“反烧”两种技术路线的分歧与争论。就尊重不同意见和包容性来说,专家的努力应该给予充分肯定。

怎样区分两个层次?怎样包容不同观点?且看专家意见书。专家说道,一方面,生活垃圾“管理”的优先原则是,源头减量,资源回收,生物处理,焚烧(热能回收),剩余填埋。另一方面,现代化的垃圾焚烧技术是广州市生活垃圾“处理”的优先选择,宜采用“以焚烧为主、填埋为辅”的生活垃圾处理模式。如果要换成最简单的概括,专家们的意见是这样的:能不烧的就不烧,这叫做“垃圾管理”。能够烧的都要烧,这叫做“垃圾处理”。

但是,这跟文字游戏有什么区别?我相信参加咨询会的专家们决不会认为自己是来搞文字游戏的。然而要证明真有区别,就必须回答两个问题。

第一个问题是,“垃圾管理”与“垃圾处理”,两者谁为优先?换句话说,政府的主要工作与相关财政开支,应该主要投向于“垃圾管理”还是“垃圾处理”?如果在这一点上不说清楚,那么专家咨询会尚未对真正重要的问题形成共识。

第二个问题是,既然“垃圾管理”与“垃圾处理”不同,那么与会专家们认为自己是“垃圾管理”专家还是“垃圾处理”专家?须知这次会议的名称叫做“垃圾处理专家咨询会”,这是否暗示了还会有另外一次“垃圾管理专家咨询会”?

我认为专家和政府都应该认真回答这两个问题。在我看来,正确的答案只能是,政府应当将“垃圾管理”作为政策优先选项,集中力量做好“垃圾管理”工作。如果可能,应该再召开一次“垃圾管理专家咨询会”。

政府的工作应该定位于“管理”而不是“处理”,这是很自然的

垃圾是要管理还是要处理已经成为政府的难题

。“管理”是对多种要素的综合协调,“处理”是在具体事项中照章办事。两者的区分虽然不宜绝对化,但是一般都同意,管理是战略,处理是战术;管理是宏观,处理是微观;管理是艺术,处理是技术;管理是高端,处理是低端。有些事情,通常只在宏观战略意义上来谈,例如说市长抓“城市管理”,但不会说“城市处理”。如果只知道“处理”,那就变成了科长。同理,可以说“公共事务管理”,但不会说“公共事务处理”。有“工商管理”,却没有“工商处理”;有“人事管理”,没有“人事处理”,诸如此类。有些事情,则既有宏观也有微观。比如说,交通部门的工作是“交通管理”,而街头交警要负责做“交通事故处理”。

高端低端之说,没有人格涵义,更加不意味着把专家们看作“低端”一族。相反地,厘清“垃圾管理”与“垃圾处理”的分别,表明专家们知道恪守科学家立场。这个立场就是,一切科学结论,均有严格的边界条件。在垃圾处理技术上讲“焚烧优先”,也是有严格条件的。条件改变,则结论改变。

而控制条件、改变条件、创造条件,正是战略管理者的任务。过去习惯于讲“垃圾处理”,是因为我们把垃圾问题看小了。如果管理部门(不是“处理部门”)也只知道“垃圾处理”,那是太习惯于把自己的工作看低了。“垃圾管理”概念的积极意义就是提升我们的视野,通过对生产、消费、环境、健康、人居、社区等许多因素和条件做综合规划,可以重新界定问题,并有可能另辟蹊径解决问题。

政策科学中有这样一个案例。美国妇女组织主张,怀孕的妇女应该拥有堕胎的权利,这是她对自己身体的权利。但是宗教界与保守派人士坚决反对,认为堕胎就是对生命的谋杀。这个争论异常激烈,激烈到反堕胎人士要暗杀做了堕胎手术的医生。这是一个长期不得解决、连总统都不敢碰的问题,因为无论怎么表态,都会丧失另一派的选票。最后有人提出了一个解决思路,就是要“防止意外怀孕”,“优先项”是防止少女怀孕,以及性侵害导致的怀孕。如果能够将“违背女性意愿的怀孕”降低,乃至为零,问题就消除了。

这个案例的启示在于,改变条件,就改变了问题。它相当于我们说的,源头解决,前端解决,全力以赴,避免在最糟糕情况下的选择困境。因此,垃圾分类与减量为零的思路,绝非空穴来风,它是最有价值的“垃圾管理”思路之一。我们的真正问题是,既然有那么多钱投入焚烧,何不将它投入于分类?既然有那么多力量去阻截对于政策的不同意见人士,为什么不将这些力量投入于阻截垃圾?

标签: